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窈窕淑女还是“要翟”淑女?多年《诗经》背错了?

2019-10-15 21:57????中国网????佚名

1.png

竹简脱色前后对比图 资料图片

1.png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 资料图片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家喻户晓的名句出自《诗经》第一篇《周南·关雎》。唐代孔颖达作《毛诗正义》:“窈窕者,谓淑女所居之宫形状窈窕然。”因此,关于“窈窕”的解释,尽管学界意见不一,但大致认为是指容貌姣好。

但这一流传千年的说法,可能随着安徽大学公布安大藏战国竹简本《诗经》初步整理研究成果而被“颠覆”。

经过专家研究,安徽大学馆藏的竹简上“窈窕”甲骨文写作“要翟”,读为“腰嬥”,意思是腰好,也就是身材匀称美好。同样出现歧义的还有《诗经》中另一名作《硕鼠》,过去多认为“硕鼠”是大老鼠,而“安大简”本作“石鼠”,读为“鼫鼠”,意为昆虫蝼蛄。

中国文字学会会长黄德宽认为,简本《诗经》中的大量异文,为古文字学、文献学、汉语史研究增添了宝贵的新材料。

何为“安大简”

2015年,安徽大学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入藏了一批竹简,专家经过鉴定和样品年代检测,确认其为战国早中期竹简,问世时间约在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350年之间。

“刚拿到这批竹简的时候,它们就像黑乎乎的一团泥,但是从可辨认的文字来看,我们觉得这批竹简可能记录着重要的历史。”参与研究的黄德宽教授回忆起刚拿到这批竹简时的情形。

专家在进行接剥、清洗、脱色、编联后,初步认定这些竹简由不同人抄写。“安大简”书体风格多样,字迹清晰,内容包含多种古书。目前初步认定的主要内容有《诗经》、楚史类、孔子语录和儒家着作类、楚辞类、占梦及相面类等,有些有传世版本对照,还有不少是从未见到过的古佚书。

其中,安大战国楚简《诗经》竹简共有编号117个,存简93支,竹简保存良好,字迹秀美。完简长约48.5厘米,宽0.6厘米,三道编绳,每支简最少书写27字,最多的达35字。

“人们印象中的竹简是硬的,但是这批简却软得像面条,整理时需要非常小心。”安徽大学徽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院首席顾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的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黄德宽说,在整理这批竹简时,研究人员发现,竹简背后有刮痕,简首尾留白。尤为重要的是,散乱的竹简自身带编号,免去了编联之烦琐。

9月22日,首次发布的《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是黄德宽教授与安徽大学徐在国教授等专家学者们历时4年整理研究的成果。“‘安大简’包含着丰富的古代文献,这次整理发布的主要内容是竹简上《诗经》部分的内容。”

“安大简”本《诗经》与今本有异

我们今天所读到的《诗经》实为汉人毛亨所传《毛诗》。传世的《诗经》虽为毛氏古文抄本,但有的诗篇疑点重重,历代《诗经》训诂学者费尽周折,难以达成共识。安大战国简本《诗经》的发现,为破解这些疑难问题提供了可能。

“安大简”《诗经》存诗58篇,内容属《国风》,见于今本毛诗《周南》《召南》《秦风》《侯风》《鄘风》《魏风》。饶有趣味的是,简本《侯风》六篇属今本《魏风》,简本《魏风》中的大部分诗又在今本《唐风》中。黄德宽认为:“简本《侯风》就是今本《王风》,但所收的诗与《王风》并不是一回事。”这些将为研究十五国风的定名和其所涉的地域文化研究提供新的视角。

“虽说简本《诗经》与今本毛诗大同小异,但这些‘小异’值得大家深思。”徐在国说,比如,今本毛诗《周南》《召南》后面接着排《邶风》《鄘风》,而简本《召南》后面直接排着《秦风》。又如毛诗第一章,在“安大简”里面可能是第二章或第三章,甚至有的篇目直接多出一章,如《驺虞》篇。这些“小异”对研究《诗经》文本的形成和流传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